11选5开奖

当前位置> 首页 >  科技文化活动  >  科技文化学术研究
日本科幻文学简史(二)
    更新时间: 2019-03-15     浏览次数:302

三、重新起步

1923年,矢野彻诞生于日本爱媛县松山镇,二战时还入伍当兵。随着日本败北,矢野彻流入失业大军。他有幸在美军基地里找到一份收集垃圾的工作。就在一堆堆废弃物中,矢野彻发现了美军官兵带来的大量科幻小说。
 

被这些小说漂亮的封面和插图吸引,矢野彻通过阅读它们学习英语,几年后便开始尝试翻译,他最早将海因莱恩、斯特金、赫伯特等人的新型科幻引入日本。这些作品逐渐受到正在废墟中重建家园的日本人的喜爱,并培养出大批本土科幻爱好者。从他们中间又产生了简井康

龙、光濑龙、小松左京等现代日本科幻小说的骨干作家。
后来,矢野彻成为第一个访问美国的日本科幻作家。他还与友人合作,成立起日本科幻作家协会,并担任主席一职。战后日本最早的科幻
迷几乎读的都是美国作品。当时《早川科幻系列》等著名出版物,里面也都是翻译的美国科幻。
 

部分出于美国科幻本身的成熟,部分出于这些日本铁粉的引导,新一代日本作家大量模仿阿西莫夫或者布雷德伯里,并将自己纳入国际科幻传统,而非本国科幻传统中。日本科幻作家光濑龙接受采访时就说,对他影响最大的科幻小说是《童年的终结》(克拉克)、《入夏之门》(海因来因)或者《金星无反应》(莱姆)这些。

 


 

另一位“50后”日本作家山田正纪干脆将玛丽·雪莱创作《弗兰肯斯坦》这件事本身当成素材,写出长篇科幻《艾达》。小说中,玛丽在不同年代反复出场,介绍自己的创作经历。山田不仅对她十分熟悉,对《弗兰肯斯坦》的各种版次及其发行情况如数家珍。而她作为历史上第一个科幻作家,在这部小说中引发了虚构故事入侵现实的历史。
 

对于这种现象的评价不一,有人认为这使得日本失掉了自己的科幻风格。但笔者认为,科幻文学有自己的传承,从玛丽·雪莱、斯蒂文森,到凡尔纳、威尔斯,再到美国黄金时代。它和民族文化的关系并不大,而与科学文化本身的传播有关。各国科幻文学最终都会认同科幻自身的这个传统,而非本国早期那些科幻尝试。中国完成这个转变要晚到九十年代。在今天,中国科幻作家也是更熟悉外国科幻作品,而非本国早期科幻。
 

先是喜欢阅读,看得不过瘾就自己写,新一代日本科幻作家、评论家和出版人同样来自科幻迷。1957年,31岁的柴野拓美创办日本科幻迷杂志《宇宙尘》,从那以后成为日本科幻的圭臬。大量科幻迷在上面练手,涌现出了日本半数科幻作家。
 

日本的漫画很发达,科幻作家也会受漫画影响,这在其它国家包括中国是没有的。60年代,手塚治虫靠《铁臂阿童木》形成了本土科幻作品雄厚的影响力,很多新一代科幻作家都受其影响。
 

经过大半世纪探索,以及与西方国家方便的交流,日本科幻作家到这时已经形成了完整的创作理念。1954年出版的《星云》上刊登了日本科幻小说协会的宗旨,其中有这样的话:可以说,当今在日本,传统的小说仅仅在古老的,千篇一律的环境感情和人类的关系中寻找主题,而在新的科学世界中奠基的科学小说必将能提供其开拓的领域。《日本科幻小说史话》122页。
 

从这时起,日本科幻就具备了足够的艺术自觉,从科幻点子,科幻故事发展到真正的科幻文学。
 

在矢野彻等人推动下,日本科幻在美国科幻的基础上开始了新篇章。1962年,日本举行第一届科幻小说大会时就有四千人参加,可见群众基础的雄厚。进入六十年代,更出现了眉村卓、丰田有恒、福岛正实等一大批本土作家。

 

四、走向高峰

 

二战过后,日本能迅速从残破中发展起来,根本原因在于科教体系尤存,很快就培养出大批科技人群。由于工业化加速发展,六十年代末日本经济就达到西方世界第二名,本国科技群体从中获得良好收益,也刺激了青少年投身科学事业。在这种背景下,日本科幻得到飞速发展。
 

新一代科幻领军启蒙人物矢野彻不仅从事翻译,也尝试自己写科幻。他在《纸飞船传说》中将日本古代地方文化与外星人题材结合起来。这类题材今天看来已经平淡无奇,但是小说文笔尚佳,具有唯美倾向,这也是日本科幻文字上的特点。
 

日本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,这些素材作为一种补充进入到日本科幻中来。美国评论家路易斯甚至认为,日本科幻不象欧美科幻那样关注未来与科技,几乎算不上科幻小说。不过,传统文化虽然主题消极保守,但是经过千百年锤练,已经形成了完整的美学形式。对于那些有艺术取向的科幻作家来说自然有其吸引力。这在中韩等历史悠久的国家都是如此。
 

星新一是日本在世界上影响最大的科幻作家。他的父亲星一就在大正年代创作过科幻小说,星新一子承父业。除了美国科幻外,他还受到中国典籍《聊斋志异》的影响,于是专攻微型科幻小说,最终成为世界上几乎惟一以此成名的科幻作家。
 

星新一的作品与凡尔纳、阿西莫夫等人的作品类似,在价值观上都有着“干净”、“纯洁”“积极向上”的特点。不同意识形态的国家引进时全无顾忌,将它们作为青少年的科学启蒙读物。由于篇幅短小,国内报刊经常选用他的作品。笔者认识的一些编辑常以星新一为例,希望国内科幻作者也能大量创作微型科幻小说,殊不知与其它篇幅相比,创作微型科幻小说难上加难,全世界的成功者也只有这么一位。
在日本本土最有影响的科幻小说家要属小松左京,他被称为“日本科幻的推土机”,意思是他带头克服了日本科幻文艺发展中遇到的许多困难。

 

1973年,小松左京的代表作《日本沉没》问世,轰动日本,发行量高达四百万册。次年,该书在文革中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以“批判日本军国主义材料”为名义翻译到中国,成为文革十年中惟一被译介到中国的日本长篇科幻小说。该版汉译本前言上赫然写着“伟大的日本人民永远不会沉没”!
 

小松左京当然不会诅咒自己的民族沉入大海,并且在这部小说里,作者对中国很友好。西方国家在日本面临灭亡之时只允许高技术人员移民,只有中国派出舰队运送普通日本难民到大陆避难。书中那位在幕后掌控日本政坛,对日本人民于灾难中自救起决定性作用的“百岁老人”也是一位来自中国的青年僧侣。
 

《日本沉没》之所以能成为日本科幻标杆,在于它发扬了科幻文学特殊的主题——人与自然的斗争才是永恒的,根本的,决定着人与人、国与国的关系,大灾大难面前人类总是要团结的。正是这个主题,让科幻文学和专写人际斗争的主流文学彻底分野。
有趣的是,在这本书之前,小松左京写过《谁来继承地球》等作品,描写地球的毁灭,但影响力都不如《日本沉没》。这部书使用了大量地质学推测,建立在坚实的科学基础上。

 

光濑龙是一位有着哲学思维的科幻作家,其代表作是《百亿日、千亿夜》。小说以三个历史典故开始,分别是柏拉图寻找亚特兰蒂斯、悉达多问道阿修罗王、耶稣受难。但这三个角色都不是历史上的人物,而是与机器合体的外星人。他们追索(或者隐藏)的终极秘密就是万物为什么会腐朽、衰退和死亡。这既是哲学宗教话题,也是热力学第二定理的内容。
 

于是,小说前半部分用宗教语言来描写,后半部分完全进入科学语境当中。敌我双方从地球一直战斗到仙女座大星云,最后搏杀于“负离子之海”。这部作品是具有《三体》风格的巨作,说明类似风格与题材在各国、各时代都会涌现于科幻当中。
 

1986年,日本青年作家田中芳树完成了两百万字的科幻史诗《银河英雄传说》。在二十世纪最后20年里,它是全世界非英语科幻创作中屈指可数的商业巨著。三十年来,这本书不仅在日本拥有极大影响,在世界各地包括中国也获得大批“银英迷”。该书后来被改编成卡通连续剧和电子游戏,更扩大了影响力。

 


 

田中芳树于1952年出生于日本熊本县。自幼受中国古代文化的影响,尤其是三国故事,更是他创作时的重要借鉴。他开始创作《银河英雄传说》时还不到三十岁,这个年龄在当时已经出现大量前辈的日本科幻界只能算小字辈。田中芳树在创作过程中逐步学习文学技巧,小说前面三分之一部分节奏较快,还属于纯粹在讲故事。后面叙事节奏逐渐慢下来,着重于人物塑造和文学描写。
 

这部巨著于1986年最后出齐,许多人对它的价值表示怀疑,甚至怀疑是否算得上科幻,因为评论界和出版界将它标注为“架空历史小说”。其实,《银河英雄传说》就是典型的“太空剧”。在同类作品里,以背景之宏大,人物之繁多,情节之复杂,都将其它作品甩到后面。同时,作为一部以社会政治变迁为主线的科幻小说,《银河英雄传说》全书描写到的科技发明达数百处之多。单从这个角度看,它也是堂堂正的科幻小说。
 

除了这些作家,日本一些主流作家也参与科幻创作。最著名的例子是安部公房创作出《第四纪冰川》。在这部杰作中,两极冰川融化,全球被水淹没,日本科学家研究让人长出腮以适应水下生活。生活在自然灾害频繁的地方,日本科幻作品中的灾难题材既多见又出色。
 

日本还有一位出名的女作者栗本薰,十分高产,拥有大量读者。其代表作《豹人英雄传》已经出版到八十多卷,一千多万字,是迄今为止世界上篇幅最长的文学作品。
 

1980年,在日本国民个人所得税统计中,作家松本清张名列第一。八十年代中国观众通过电影接触到他的《砂器》等推理小说。其实他也创作过大量科幻作品,如《末日来临》、《人兽之日》等。
 

七、八十年代,由于经济强势发展,日本大量输出本国文化,在世界上代表着东方文化。著名科幻电影《星球大战》系列就是受日本武士小说《宫本武藏》影响,无论背景设定,还是服装道具,都有浓厚的日本风格。
 

七十年代末,日本本土作家出版量超过国外科幻作家译本,说明得到了读者的认可,中国科幻发生同样的转变差不多要晚二十年。九十年代初,日本每年出版四百多本科幻原著(含作品集),还有一百多本译著,与英国不相上下,仅次于美国,在非英国国家里遥遥领先。
 

今天,中国科幻出版量还远未达到这个水平。如果再看十倍于日本的人口数量,差距更为明显。文艺只有广种才能薄收,如果中国科幻也达到这个出版量,恐怕两三年就能收获一部《三体》。
 

与中国类似,这时的日本科幻虽然影响力在扩大,外界批评也不断增加。不过多来自文学界,而非像中国当年那样来自科学界。文艺评论家认为日本科幻小说缺乏人文关怀,“简直不是人写出来的”。
 

中国科幻尽管没有受过文学界这样的系统批评,但是笔者私下接触到的文学界人士,几乎都指出国内科幻的这个缺陷。


评论信息:
姓名: *
评论内容: *
验证码: *

地址: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-1

版权所有 ? 2013    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  技术支持:中国政企网

客服:2250975885 地址: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:023-62668537

aa88cp9911选5开奖—11选5开奖精准走势图—福利彩票3d走势图,福彩双色球中奖新闻,双色球免费预测专家,山东十一运夺金,快乐十分钟,11选5,北京33选7开奖结果,北京福彩双色球,甘肃快三,科技文化产业网11选5开奖—11选5开奖精准走势图(www.rc-banken.net) http://rc-banken.net